你们这两只鸡,是我也会随着你们(韩?郑玄宗)_艺术诗歌_文明_

2017-12-16 12:40

黄昏赞

[韩] 郑玄宗 (1939-)

当暮霭消失

世界更加醇厚!

树木浸泡着傍晚,

老石头的建造,

幽暗之中,光投下一柱柱水银,

黛色的天

框住了黢黑的深。

在黑暗最深的凹处,

不货色不在彼此抚摩,

也没有辨别

(饱满便是没有分辨)。

我的身材惊奇地敞开,

犹如空无;

没有任何东西我的手涉及不到。

水也是一样:

它的手伸向无穷——

 

幕间

——新村大学城之夜

[韩] 郑玄宗

每当夜色幽暗不明,

饮酒的人便涌入夏夜的街道。

酒精的液体能量像磷光般泼洒,

令大地跟天空膨胀。

甚至我自己的朽骨

确定也已能披发出磷光,

由于忽然有两个身穿黑夜的女孩

冲着我叫嚷:“看啊,先生!

看那个人啊!他追着我们不放!;

我看到那男人,像一股龙卷风在旋转,

简略地说,他是个学生,

诗写得不错。

我意识这个人,

因而我迎面对那两个女孩嚷道:

“你们这两只鸡,是我也会随着你们;。

(……那家伙真有可能

是仙逝的萨缪尔·贝克特的鬼魂,他

可有滥追女人的名声)

我连头也不想回一下,

便看到空气流动的折射如同回声,

仿佛全部空气就是一张视网膜

幽微地闪耀,在我耳朵中鸣响。

 

未铺的小路

[韩] 郑玄宗

仍是一条土路时,

这上山小径独占一种幽邃。

现在没有了,

它已铺了路面。

森林精灵们也都不见了。

土壤深沉;

沥青浮浅。

动物能容人;

人类不容人。

深奥的天然;

肤浅的文化。

 

盛开

[韩] 郑玄宗

在游廊

我能看穿一个女人的大腿极其美艳,

下山时,它们还萦回我的脑中。

一个体魄硬朗声如洪钟的共事

一边爬山一边说:

“满头脑都是诗意呵……;

我走过他身边,笑得很开,

心里想:

啊哈,猜得真好!他的评估配上她的大腿!

我们活在闪烁的肉体中,

借助这散步的窗子我们看到了

原始,看到了精神的漩涡

跟着风箱的吹鼓而膨胀,

精神盛开。

我感到有一首诗到来了!一朵花。

 

你会是谁

[韩] 郑玄宗

第一眼见到你,我觉得

血脉与等待一起醉了,

感到了性的芬芳、闪光的空气。

如许奇怪!

我毫无忧惧。

你会是谁?

你在风中吹拂

燃着我们在心中拾取的

土路,在咱们的足下;

你在我们前面游着,

你在风中吹拂,

满溢的存在。

你会是谁?

(以轨制之名请求免罪

是猥亵之举;以通例之名

蒙蔽本人是猥亵之举)

看哪,大做作

这溪水潺潺的无心,

天真。

你是满溢的存在:

你会是谁?

 

以上诗歌都转译自Wolhee Choe和Peter Fusco英文翻译的

郑玄宗诗集Day-Shine《日照》(康奈尔大学1998年版)

相关的主题文章: